我們陰道緊縮終於可以定居了

  「太好了,我們陰道緊縮終於可以定居了。」魚兒歡呼雀躍。「不行,水面太淺,太危險了,乘現在還有退路,你趕快往回遊吧!」水兒緊張地說。不,不管怎樣,我決不離開你!」魚兒堅決地說。為了減少水的蒸發量,白天,魚兒靜靜地躺在水的懷裡,不作任何運動。到了夜裡,星星全落到了水裡,魚兒才開始嬉戲,把星星一顆顆吞進去,又吐出來,再吞進去,再吐出來,樂此不疲。六月,火紅的太陽照射著水面,儘管他們做了各種努力,可水兒還是在一點一點的蒸發。魚兒的脊背漸漸地露出了水面,陰吹水兒努力地激起了波瀾,濕潤著她的脊背,不讓太陽將她灼傷。可是這樣,更加加速了水的蒸發。終於,最後的一滴水也離開了魚兒。魚兒躺在了龜裂的土地上,奄奄一息。
  魚兒的心臟在完成了最後一次跳動時,一滴眼淚從臉頰滑落。突然,天空劃過一道閃電,在幾聲響雷之後,大雨傾盆而下,魚兒又回到了水的懷抱,水兒呼喚著魚兒,可是魚兒再也沒有醒來,水帶著悲傷的心情載著魚兒像風一樣地賓士,撕裂心肺的哭聲,任誰都可以聽到……陰道水兒載著魚兒,奮力奔跑,流到了一棵乾枯的小樹旁,水兒侵入了泥土裡,把魚兒的身體埋進了泥土,水兒對著魚兒已腐爛的屍體輕輕地說:「我們不用再到處奔流了,我找到了你的住所,從今以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可是,水終究逃不過漂流的命運,他流入了一條大河,魚兒一直寸步不離地陪著他。他們相擁著饒過暗礁和險濤,流過江湖,躍下瀑布,流入一條小溪中。一路上,水兒將魚兒輕輕拋起,又接住,再拋起,再接住,嬉鬧著。水流越流越暖,高潮最後竟快斷流了!

陰道緊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