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次白爪受到了陰道緊縮挫折後

  那次白爪受到了陰道緊縮挫折後,它就不敢再惹它了,看來這個傢伙永遠也不會明白母愛的偉大。昨天下午,我竟無意間失蹤了,這可把奶奶嚇壞了,差點還因為這事報警了呢!
  星期三下午,刺骨的寒風颼颼的刮著,像地鼠打洞一樣鑽進入我的衣服內,我騎著自行車跟著表姐和我們門口的一位小朋友一起去舞蹈班,你可別以為我是去跳舞,我只是和那位小朋友在外面等表姐而已。到那兒以後,表姐叮囑我倆千萬不要亂跑,萬一我們走丟了,表姐陰吹可負不起責任呀!所以我倆的自由就被限制了,只能在表姐的舞蹈老師辦公室里玩兒。
  然而就在這個時後,在家裡奶奶可是在苦苦地尋找我。她先跑到天鵝湖,沒有看見我活蹦亂跳地小身影,又跑到時代廣場的樓上,還是沒找到我,三個小時過去了,奶奶的精神都到了崩潰的地步,因為媽媽可就只有我一個兒子,丟了我,那奶奶豈不是要後悔死嗎?而此刻高潮,我們正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剛走到家門口,鄰居家的老姑遠遠地喊:「銘澤,快回家吧,你奶奶正在找你呢!」聽了這句話我跑進家門,奶奶鐵青著臉問道:「你上哪去了?」我低著頭不敢出聲,「我看你是不想再回來了吧?害得我差點報警了呢!」奶奶仍然一臉嚴肅,「你跑哪兒去了,都三個小時了,你怎麼走的時候不說一聲呢?」我很想說,但是話像一根魚刺卡在我的喉嚨里,也吐不出來。

陰道緊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