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幾個陰吹班這個月都換了圓柱粉筆

  學校也太偏心了,我們幾個陰吹班這個月都換了圓柱粉筆,就徐老師班還用著六角的啊!」同事回過神就大叫起來。別叫啦。」物理老師踱步過來,看了看粉筆,說,「2班學生老向我要砂皮,原來是在磨粉筆。瞧這不規則樣兒,肯定是學生自個兒將圓的磨成六角的。」徐老師懵了,她忽然想起自己抱怨過圓柱粉筆打滑,不順手;想起教室里的垃圾箱;想起到處飛揚的粉筆灰。她的腦海里閃現出好多張臉——還是她的學生們,表情有些奇異。同事再說什麼,她也聽不到了第二天,徐老師正式退休,2班學生誰也沒去送行,但誰都知道高潮,在他們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支六角粉筆。

  大家好,我是粉筆,來自文具王國。我形同香煙,身體硬朗,皮膚光滑細膩。我有很多同伴,它們五顏六色,有的白如雪,有的紅得像血,有的粉的像霞……工作前,我們靜靜地立在陰道緊縮粉筆盒裡,有的散發著花的芬芳,有的散發著水果味的清香。工作時,我們會輕輕地告訴同學們:「上課要認真聽講,好好學習。」在語文老師手裡,我幫助同學了解中華上下五千年的光輝歷史和燦爛文化。在數學老師手裡,我變成了神奇的阿拉伯數字,幫助同學解決生活中的問題,在音樂老師手裡,我變成了美妙的音符,幫助同學使他們高潮激情四射,神采飛揚。

陰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