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個夏天陰道緊縮的黃昏

  那一年我十四歲。那是一個夏天陰道緊縮的黃昏,我穿一條粗布短褲,站在她家門前。腮幫子上起了一片紅疙瘩,長沙話稱為風陀,奇癢,我不停用手撓。她小我三歲,一個單瘦精緻,平時神情總有些高傲的小姑娘。她把我領進屋內,在靠窗的那個角落裡,給我一面鏡子,讓我看看風陀已經有多嚴重。然後打開藥瓶,用棉薟沾上碘酒,我伸手去接陰道變緊,她笑著說:我要幫你擦。覺得她今天有點怪,我盯著她看,她大膽回望我,隨即目光有些閃躲,剛用棉薟在我腮幫上塗了幾下,忽然間垂下了睫毛,從脖子到臉上迅速泛起一片紅潮,她努力忍住,但還是忍不住吃吃地笑起來……這之後,和她處在一起的時間多起來,好象有一種神秘魔力的吸引,總愛往她那裡跑。有次四個人打朴克,她坐我對面,整晚她眼瞼都低著,臉色羞紅,偶爾發出一聲莫明其妙高潮的笑聲。  
  沒旁人時,她總愛跟我打鬧,用得最多的一個動作就是雙手輕輕拍打我的臉,有一次還引起她弟弟的陰吹憤慨,以為她在欺負我。一天午後,突然下起暴雨。我倆躲進房裡,她躺在竹床上睡覺,我坐在旁邊看書。我以為她睡著了,過了好久,看累了的我抬起頭來,無意中觸碰到了她的目光,她在盯著我看。她那種目光讓我有點吃驚,似乎是若有所求,又似乎有好多話要對我說。因為年紀尚小,名為初戀,許多東西都只能意會不可言傳,好似聾子和啞巴的遊戲。我感覺到了她火一樣的熱情,喜歡她的漂亮和率真,享受她帶給我的從來沒有過的那種產後陰道鬆弛感覺,但內心拘謹的我,那些日子裡恐怕讓她有些失望。

陰道緊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