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時不能走出這個高潮故事

      在某個起大風的下午看完《肖申克的救贖》,我一時不能走出這個高潮故事。故事講述的是一個被誣衊殺害其妻子的男人二十年的監獄生活。肖申克猶如地獄,在它冰冷堅硬的圍牆裡生活的罪人卑微而沒有尊嚴。而就是在那個殘忍而沒有希望的地方,安迪(主人公)卻得到了生命的真諦。他在冰冷的夜晚讀《聖經》,用荒地上的石頭做雕刻,陰道變緊和那些可憐的犯人交朋友。生活以一種尖銳而殘酷的姿態給予他信念與希冀,使他成為一個心靈博大的男人,最終讓他走出地獄,綻放生命的光彩。那麼,他曾經經歷的苦難難道不是一種幸福?有時,幸福即是一樁沉重的悲劇,以至要人們用其一生的坎坷來解讀。歲月的手掌往往鋒利如荊棘,定要人們在遍體鱗傷中嘗盡人生真味。這種幸福不是滋養在溫室里的康乃馨,它喜歡綻放在斷崖絕壁之上。

      幸福就如一支筆,你無須知道它是身價不菲還是一文不值,你只須知道,只要你肯握住它,想要寫出怎樣的文字,陰吹只是隨興罷了。於時間無盡的長河中,你說的忘記,原來就這樣輕易的忘記了。寧願歸於滾滾紅塵,歷經塵世風霜,微笑變得那樣蒼涼,一切觸不可及。無法阻擋這個變化的世界,是錯過了太多精彩,還是陰道鬆弛一直固守陳規,不肯去改變。所有的思考在一剎那凝固,從未如此迷茫過,只因為放下了多年的執著。你曾說,如果一段情感七年還未放下,那便是真愛,然而,再真的情感又能怎樣,七年多少個日夜,多少風雨兼程,已離彼此相識的路口,千里萬里,再相遇遙遙無期。

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