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定要以一種陰道變鬆高貴典雅的姿態來享受

       我不能說幸福是一場華麗的盛宴,必定要以一種陰道變鬆高貴典雅的姿態來享受,因為,幸福並沒有那樣浮華與喧囂。它溫和、深刻,有時僅是一盞搖曳的油燈,一種安靜的守候,有時甚至是一個疼痛的悲劇我偶爾會讀張愛玲。我相信她是真正懂得幸福的人。當暮色四合、眾鳥歸巢之後,她會靜坐於案前,有時煮一碗茶,抿一口,陰吹然後寫字。當她淺淺回憶起桑梓里蔥鬱的野香樟時,她或許會構思一段愛情,唯美地盛開在某個混亂的年代,以悲劇告終。但我覺得她會微笑地寫下這些句子:「於千萬人中遇見你所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中,時間無涯的高潮荒野里,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碰上了,那也沒有別的話可說,唯有輕聲地問一句:『喔,你也在這裡嗎?』」如果說愛情僅是一場幾率小於千萬分之一的相遇,如果說相愛定要如煉獄一般令人煎熬,如果說第一次相逢就是最後一次相別,那麼,愛情就不是一種幸福嗎?不,我從張愛玲的文字里讀出了一種安寧和滿足,沒有過多的慾望與奢求,僅是相望一笑、執手一刻的快樂感覺而已。這便是幸福,陰道愛的幸福。
       更多的時候,我願意選擇一個下午,天氣晴好,坐在陽台的落地窗前,產後陰道鬆弛翻一本墨跡不濃的書,等待太陽一步一步爬向西方。偶爾看到喜歡的句子,如「幾時歸去,作個閑人,對一張琴,一壺酒,一溪雲」,我就會低聲念誦。聲音極輕,只有我自己饒有興緻地聆聽。但有時會飛過一隻鳥,在天空里划出一道看不見的微痕,讓我覺得稍稍欣喜。時常還有風惹動青綠的樹葉,共同吟唱一支音調隨意的歌,讓我想到莫奈的畫,每一筆都恰到好處,細緻可感。書本里輕微的墨香縈繞在空氣里,緩慢溫和地飄浮著,猶如嚴冬里的臘梅清幽的暗香,陰道變緊隨風飄向遠方,久久未散。所謂幸福也就是這樣一份悠閑自適的心情了。做一個暫時的閑人,拋卻那些是是非非。給自己一份寧靜與安閑,於是幸福也就悄然而至。

陰道變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