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洗產後陰道鬆弛得這麼慢

   媽媽又在浴室外面把門敲得咚咚響:「好了沒有,怎麼洗產後陰道鬆弛得這麼慢,是不是在裡面玩?快點,還要練半小時鋼琴。」我只好胡亂擦了一下。坐在鋼琴前,媽媽一把揪住我,說:「你看看,連脖子上的肥皂泡都沒沖乾淨呢。」哎,媽媽,我本來可以仔細做好的事情,你天天拿著皮鞭在我身後追趕,結果呢,反而很多事情做得一塌糊塗。您知道嗎?一棵小樹要想長成屹立在風雨中的參天大樹,是有一個過程的。我知道你希望我樣樣都好,早日成材,不浪費時間,但是,高潮一口氣是吃不成大胖子的啊。親愛的媽媽俠,我這裡有一本武林秘笈,你應該好好練練,這是一本——「慢字決」。 前一段時間,我開始大張旗鼓地打掃自己的房間。窗台上歪歪斜斜堆砌的「書山」倒是次要的,最需要打掃一番的當屬我書桌里的一個個抽屜。
  平日我總喜歡把桌上的東西塞進抽屜,寫了厚厚一沓的日記本、陰吹劃滿潦草公式的草稿紙、心血來潮去照相館沖洗的照片……這些東西被我有意或無意地堆積進了抽屜,天長地久也堆起了很壯觀的一摞。整理出來不少花花綠綠的筆記本,這些筆記本里都寫著我突發的靈感或是一些作文,我甚至翻出了自己一二年級時的日記本,封皮多數是當年流行一時的少女漫畫,因為多年藏在角落裡而染上了我無法用語言描述的陳舊味道,我忍不住坐在地上翻閱了起來。當年的故事,即使我記憶再好也難以記全,談到童年時,陰道變緊我總是忍不住要閉起眼,這時腦海里總會浮現出一片老樓前的夕陽,日光最是溫柔,漫天的晚霞之下,那畫面彷彿被人按下了暫停鍵,不再前進也不再後退,卻彷彿那些聲音並未暫停,在夕陽的幕布下穿插在我耳邊。

產後陰道鬆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