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陰吹內容一目了然

   那時候的日記多數只是我因習慣而記下的流水賬,但是陰吹內容一目了然,沒有什麼稀奇古怪的語病。由於我寫字的速度很慢,常常一篇日記不待寫完就已經拋下紙筆,轉而去做其他事情了,現在重新讀起那些話至一半遍戛然而止的文字,彷彿能透過被時光染黃的紙頁看見那個三心二意的自己。那泛黃髮脆的紙張彷彿一碗陳釀,陰道緊縮單只是聞那股經年沉澱下的味道,還未便及細品,便已然沉醉。我坐在角落裡,一頁頁翻過那舊時光,想起在網上看來的一句話,記不清上下句,僅剩在我記憶里的一句卻不知為何如此清晰:「敬往事一杯酒,願再無歲月可回頭。」
  過去一幕幕又在我的腦海里生動起來,陰道變鬆我閉上眼就能看見鄰家的姐姐坐在老舊的長椅上輕哼一首老調,看見隔壁的小孩舉著紙飛機瘋跑,看見沙場里打球的老人。不知何時已經日頭西斜,暈染出一片黃色柔光。我坐在床沿看著窗外的金黃天空,慢慢回想起記憶里落灰了的一幕幕。 我家牆上掛著一幅著名的畫——梵高的《向日葵》。當然,這不是梵高畫的,而是有人模仿他畫的。畫的背景是黃色和藍色,看起來很簡潔,但十分醒目。黃色和藍色的搭配讓整幅畫的色彩基調非常明快、生動、鮮艷,心靈也隨之震撼,產後陰道鬆弛彷彿都要燃燒起來了!細看這幅畫,畫上美麗的向日葵裝在古樸而美觀的陶罐中,充滿勃勃生機!向日葵們有的傲然挺立,有的害羞地垂下了頭!我看到這怒放的向日葵,想起了汪峰的歌「我想要怒放的生命」,怒放的花兒好像在爭著比美!

陰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