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潔澄凈的月光陰道變緊安詳地灑在屋內的地板

  深夜,輾轉反側,皎潔澄凈的月光陰道變緊安詳地灑在屋內的地板上,泛出一圈純凈的白,像一攤安詳、美麗的水。窗外,蟬聲連綿不斷,這是夏日最獨特的安眠曲,帶走心中所有的不悅,在萬籟俱靜中奏響生命的樂曲。霓虹燈下,那孤獨無助的燈影,如夢似幻,像兒時美好香甜的夢,易碎,卻朦朧,美在純潔的心裡。此時以沒有白日的喧囂,安靜,腦子裡不斷地湧現出許多平凡的風景,與眼前的景相互衝突著,彷彿是讓我回憶什麼似的,這些是什麼?這裡是哪兒?
  我的眼前是一條平直的柏油路,在燈光的映襯下,更像一條令人憧憬的「黃金路」。陰吹此時同樣是深夜,卻又不是那樣安靜,總會有一兩輛摩的或汽車飛馳而過,留下他們迅捷的身影與追隨風的腳步,慢慢向著一個方向走,這條路很熟悉,卻又記不起他的名字,心裡有個執念,沿著這條路向前走。走到一扇門前,門漸漸打開,裡面的女主人對我說:「回來了!」我疑惑地問:「這裡是哪兒?我是誰?」我是怎麼來到這的?」女主人莞爾,笑著說:「這是你的家啊!你是我的孩子啊!這裡是你的故鄉,你就是在這兒出生的呀!」陰道變鬆驚醒,睜開惺忪的睡眼,原來只是場夢,不過耳畔依然迴響著:「這裡是你的家…這裡是你的故鄉!」想到這,淚水似泉涌般從眼眶中流出,那裡是我的故鄉!那裡有我的親人,為什麼我會忘記?為什麼我又想起?痛那撕心裂肺的痛,像一把尖銳的刀,刻在自己的心上,也正是幾月前,因為自己的無知與叛逆,離開了自己曾經覺得不溫暖的家,離開令自己煩的媽媽,離開了那自己覺得不再需要依戀的故鄉,而今,那痛苦更加劇烈,像毒藥在體內發作一樣,高潮急需要而解藥,就是故鄉,就是家,心中想擺脫卻依然留戀的故鄉,心中只想一件事,回到故鄉!再次踏上故鄉的路,呼吸來自故鄉的空氣,心中的悲痛煙消雲散,已顧不上此時的衣衫襤褸,心裡已不再安靜,朝著那個方向跑去,回家!

陰道變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