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中第一次陰吹

陰吹

按現實這個時候陰吹我是肯定要抽煙的,因為現實生活中我等人就會要抽煙的。夢中的我沒有抽煙,只是蹲在一塊大石旁邊。就那麽安靜的蹲著像是自己也是一塊大石。不知等了多久,可能很長時間,可能只是一小會。小樓門口出現了一群古式長裙色彩各異的妙齡少女。我一眼就看到了大屁股女孩,她一席淡綠色長裙,胸前一束粉色大蝴蝶結。陰道變鬆她跟身旁的女孩們說了一句什麽,滿臉笑容的往我的方向小跑過來。我還沈寂這只存在神話仙境裏才會有的美麗中無法回神。直到她站到我面前叫喚我,我才微微清醒些。我看著她沒有說話,陰吹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麽。人生中第一次覺得自己像極一個二愣子。她問我我要去學堂了,你願意等我嗎?我似乎是台沒有思維的機器回答著我願意。她笑臉如花,我面目癡傻。她轉身追上那群少女,再次慢慢的消失在我的視野以外。

我再次蹲如大石,似乎等過了四季,因為我看到雨落,花開,鳥鳴,葉落,雪降。不知何時她站到我的身後拍打我的肩膀,我回頭。她還是笑的那麽好看。她帶我在學院漫步,來到一潭清潭旁邊,清潭一面絕壁,一面有菜園,有花草。我們走過來的小路直通清潭邊上的一片大石台。石台很大至少能沿潭邊站下大幾百人。她說這裏是我們學院的聖池,我們學院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到這裏舉行一次大的祭潭。這片大水潭叫永生池。傳說潭底有永生的本體。因為學院明文禁止不得任何人下潭水,陰道變鬆再者潭水如此清澈但還是看不到底也就沒人願意一探究竟了。陰吹我靜靜的聽著。她收起笑容說你會離開這裏嗎?我能很清晰的感覺到了她的傷懷說到你離開我就離開。她再次笑面如花,我喜歡看她笑。她說那你可以住在這片菜園的小樓裏,裏面的菜你想吃什麽都可以,小樓裏用具,用品都有。學院不會趕你走。因為學院只管給我這樣的學生授業,除了不違反學院的明文禁令,其他的任何事他們都不會插手。我還是傻傻的點頭。她拉起我走向菜園的小樓,進入小樓,她為我鋪床,為我準備一應生活所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