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教練月經異常對放棄的四五個同學也沒說什麼

  因為是第一節課,張教練月經異常對放棄的四五個同學也沒說什麼,只是讓我們下課後好好練。放學了,爸媽來接我,聽到我說放棄了的時候,我注意到他們的眼中的期盼突然變成了失望。不知怎麼回事,我覺得心中非常煩躁。吃完晚飯後,我獨自一人來到操場上。靜謐的夜晚,我仰望著天上的星星,聽著偶爾幾聲蟋蟀的低吟,心中的煩躁突然神奇地平息了下去,我站在起跑線上深吸了一口氣,突然跑了起來,越跑越快……從這天起,我每天都會在晚上來這裡練習跑步月經不順痛經,從一開始的五百米、六百米,再到後來的九百米、一千米……我點點地進步著。月末了,我的長跑班迎來了最後一節課――一千五百米測試。我自信地站在起跑線上,等到發令槍響起的那一刻,我像離弦的箭一樣沖了出去――彷彿要衝出黑暗的束縛,衝進光明的未來。
  我堅持到了最後,奪得了第一名,痛經緩解從教練手中接過次品的那一刻,一絲自豪悄然浮現在我的心頭。撐桿跳高王子布勃卡的紀錄是一厘米、一厘米上升的,跨欄飛人劉翔的速度是0。01秒、0。01秒加快的,我的成功是一天天、一天天積累起來的!再一次看到父母眼中的希望的那一刻,我的那一絲自豪,充盈到了整個心間……晨曦四射,吟一段詩詞;夕陽伴天,讀一篇散文;繁星點點,品一則寓言。日月更替,四季輪迴,唯有書相伴我左右。「小櫻,你有《斗羅大陸》嗎?」課間,我不厭其煩的詢問身邊的的同學,鼻炎尋求一本新書。這本書剛剛上市,由著名作家唐家三少所著,就擺在書店的熱銷區,我卻囊中羞澀,只能在一旁暗暗憧憬。我四處詢問同學,希望借到一本閱讀。問過了許多人,我心灰意冷,抱著最後的一線希望找到了最後一名同學,問出重複過多次的問題。這次,回答格外令人欣喜:「當然有,你周末來我家拿吧!」成功,就在無數次失敗的陰雲後,煥發光彩。

月經異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