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自己經期不順卻未能進過半天學堂

  媽媽對我說過:外婆的媽媽在她很小的時候便離世了,外婆獨自一人帶領弟弟妹妹生活,讓他們學習,而自己經期不順卻未能進過半天學堂。外婆是平凡的,但外婆沒說的一句話,每做一件事對我影響都比較深,那一夜的我明白了許多,外婆就是我的偶像。她身上堅強樂觀,勇於擔當的精神值得我永遠學習! 我問佛:「仙境在何處?」佛答曰:「一念成佛,一念成魔。魔在仙境,佛在人間」
  我一直認為沁陽是塊兒風水寶地,即使不是天上的,起碼是人間的。然而一場重度霧霾直接讓我的美好理想徹底消失在了霧裡,月經痛經調理成了霧霾的一部分。我騎著車緩慢向前,旁邊的人大都和我一樣戴著口罩,扣著帽子,只留一雙眼睛,觀察著似真似幻的仙境,可悲的是「仙境」竟是疾病的起源,尚不如昔日的人間。匆匆一撇,我發現了一群沒戴口罩的孩子,大笑著在霧裡推著搖搖車,絲毫不懼霧霾的猖狂,對著大人們視為「毒氣」的氣體似乎並不在意,自己開心便是好的。「啊嚏」一個孩子打了個噴嚏,另外三五個孩子彷彿受了感染,鼻炎爭先恐後,一聲接著一聲,孩子們又笑了,鼻孔下有條光溜溜的蟲子上下晃蕩……
  天真本是人間最美的感情之一,到了仙境,反而成了病了,人間離仙境,又近了一步。半晌,又出現了一群沒戴口罩的人,一群青年圍在網吧的門口,有意要為這霧添一分色彩,添一分「美麗」,手一揚,一股煙氣從他口中飄出,和周圍的霧融為一體,「哎,偶東哥一口煙,華北全都霧霾了。」周圍一群人哄堂大笑,唯有那所謂的「東哥」還在不緊不慢的抽著煙,煙氣縷縷的散在仙境里,看來,他是存心想讓華東地區再來一場霧霾,霧霾對這件事到時十分歡喜,人間離仙境又近了一步。他們的心,或許已被這霧霾染上了重疾,治療鼻子過敏這個傳染病好生厲害,把人都弄成這樣了。

經期不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