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有自己鼻子過敏所崇拜的偶像

   在我們00後的心中,「偶像」這個字眼深入人心,每個人都有自己鼻子過敏所崇拜的偶像,這些偶像大多來源於電視上,那些模樣俊俏的唱跳歌手,演技了得的明星。然而我心中的偶像並非如此,她是在我的現實生活中令我敬佩之人——外婆。外婆在農村生活了大半輩子,非常節儉,做任何事情都是要努力做到極致。她不識字,但做事很果斷。依稀記得去年寒假裡,夜深了,月色入戶,我被樓下一陣磨刀聲擾醒,心中不免有些好奇。寒夜異常寒冷,渾身瑟瑟發抖,窗外早已夜深人靜,只剩耳邊的摩擦聲,燈光暗淡,我艱難走下樓,院子里的燈仍舊不知疲倦地工作著,月經失調微亮的燈光下外婆坐在椅子上,粗糙的手裡拿著一把菜刀,用力搖擺著。
   我走向前,畫面清晰了,黑咚咚的地上放著兩個大盆,盆里坐著兩個豬頭,近眼看去,甚是嚇人,豬眼死死地睜著,似乎在看我,怨恨我,嚇的我不由退後了幾部。「外婆,時間不早了,天又這麼冷,明天做吧,況且你不是都洗過一遍了。」在這樣寒冷的天氣里我不禁有點心疼外婆。經期不順「這些都是咱自己家人吃的,那毛不處理好,吃壞了咋辦,明天還有明天的事要做。」外婆聲音不高,但語氣堅定,估計誰也阻止不了她想做的事情。月亮寂寞地掛於天邊,似有些凄涼……椅子似乎有點高,外婆努力地彎下腰去,一旁的我聽到「咯噔」一聲,只見外婆張滿繭,手指上纏滿白繃帶的雙手拚命的撕扯,拿起菜刀在豬嘴邊細細刮磨,長時間的勞累使得外婆眼睛泛紅,看到外婆的樣子,我努力克服心中的恐懼去幫助,我扯著豬嘴,外婆細心地樣子再次出現,用刀角邊在牙齒邊依次清理。乾淨的水早已渾濁,「外婆,我去給你換水吧。」我說到,「不用,你就坐著,水太冷了。」外婆霸氣回答。只見她艱難的起身,雙手拓大寬度將盆抱起,兩腳左右搖晃,腿似有些彎曲,慢慢走向池邊。痛經緩解此刻寒風襲來,然而心中的暖意卻再次湧來。

鼻子過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