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期不順老師看到我們的桌子亂七八糟

  中午第二節上語文課的時候,經期不順老師看到我們的桌子亂七八糟、歪三扭四,生氣地吼道:「你們的桌子怎麼回事?你們自己看看都扭成一條龍了!」「不怪我們呀!我們是被冤枉的呀!」有同學低聲說道。「被冤枉的,難道桌子自己會動嗎?」同學們聽了立刻鴉雀無聲。老師一邊抱怨一邊幫我們整理中間的桌子,桌子整理好了,老師讓兩邊的桌子跟中間的對齊。記得老師講過對齊桌子的時候,不要把手伸到桌子外面。但是,尹旭傑卻把老師的話當做耳旁風,依然讓我把手伸出來看奇不奇?我想:反正就伸一次而已,有什麼大不了的。這樣想著,痛經緩解我就不由自主把手伸了出來。可是出乎我意料的是,他讓我伸過一次手後,又讓我再伸一次,我想反正都已經伸出去一次了,再伸出去一次也沒什麼大不了,難道老師還能殺了我不成?  寒風不知從何處,牽來一片墨色的陰雲,雨滴輕撫過地表,伴隨著空中模糊的悶雷,滲入大地,擠出了一節節綠色的「尖塔」。
  雨滴掙脫了天空的束縛,成千上萬地向我奔來,跳入我的衣袖。連忙退入屋內,靜靜地聆聽著來自遠方的轟鳴。獃獃的倚著門框,將眼光投向院的一角,一抹翠綠青蔥闖入視網膜,那一小片竹林在天地凄涼之時,獨自挺拔,色彩依舊鮮活。待天空褪下這陰暗的妝容,太陽怯怯地探出幽幽的一角,月經痛經調理隨著泥土芬芳的指引,筆走一半,急忙出戶,去追隨本應出現在天邊的一抹彩虹,卻無功而返。正當我準備拈起靜候多時的筆時,一片綠光躍入我眼眸。一叢翠竹在水珠的映襯下更顯嬌柔,卻也不覺造作,那清幽的綠色透過瞳孔淌入心間。

 

經期不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