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經失調讓人無法舒適放鬆

月經不順

忽一夜的,八月,月經失調桂馥滿園,本是香息不醉人的季節,花事廖少,一點素香,穿過水榭樓台,驚醒一枕秋色江南,雕花窗下,小巷柳岸,庭院圍牆,簇擁點點金黃,香氣撲鼻。  
采幾縷清香沏一壺茶,不覺吟到唐、劉禹錫的一句詩「影近畫梁迎曉日,香隨綠酒入金杯。」香是香了,醉也是醉了,只是綠酒以茶代之。
桂花,亦叫天香,相對桂花之名,我更喜稱其為天香,多了幾分靈氣,仿若一位姿色平平的素衣女子,幽靜而溢滿清淡的韻味,靠近,讓人舒適放鬆。
古往今來,對桂花讚美的詩詞很多,其中我最喜的還是王維筆下的「人閑桂花落,夜靜春山空」。桂花的名字有些接地氣,乍一聽太尋常,安置在王維的詩中,淡雅了幾分,桂花在他筆下就多了份空靈。
桂花,姿不艷,香,恰似多情,在你毫無預兆的情況下,就將你擁個滿懷。
采幾枝帶回家,擱置瓷瓶中,小家碧玉,樸實無華。若將其入至水墨畫中,感覺少了韻致,尋常至極,縱然如此,身上的那縷香卻很傾心與穩妥,若一位值得信賴的朋友,可以讓你毫不猶豫的親近。

桂花不比牡丹的富貴艷麗貴氣,一位雲端,光芒萬丈;一位接著地氣,帶點俗味的塵煙;痛經若都為女子,雖不能相提並論,桂花反而是清淡一點,素素的,乾淨整潔,人前擦肩清風徐徐就很美。  
我喜歡桂花在清冷的月下綻放,好似少女的初戀,把所有的熱情毫無保留釋放,只為給一季秋的深情,儘管香得醉人,甚至香膩,亦無怨無悔。  
桂花又是寂的,相對梅花,沒有對方孤傲清冷的資本,選擇在秋的季節,經期不順將隱藏一季的心事,絢爛揚溢,仿若內心所有的寂寞,只等這一刻完整宣洩,路人傾心與否,不管怎樣,都要任性一回。
拂曉,夜闌,行走於江南小巷深處,遠遠不見尊容,聞香早識卿。走近,沒有嫵媚的風情,唯將香溢傾城,淡濃相宜,如此亦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