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經異常顯得蠟黃蒼老

月經異常

時光壓垮了他們的背脊,步伐也開始慢了,花白的發,滿是皺紋的臉上,更多的一絲愁緒,他們沒有那麼幸運,兒女不在身邊,無人照顧。就這樣一個人,孤獨而無助的生活著。  
時光帶給了他們一身的病痛,行動的不便,月經異常視線的模糊,最後連走路也走不動了,躺在床上,靜靜的等待著死亡。他們沒有那麼幸運,兒女不再身邊,無人送終,陪他們走完最後一程。
在旅途中,我認識了一位85歲了的老人家,見她拖著沉重的袋子,於是我幫了她。走在大街上,行人們都繞開了我們,或者說繞開了她,就好像在躲避什麼一樣。
老人家只是穿的邋遢了些,臉部可能因為長期的營養不良而了些,她的袋子裝著都是路邊撿到的空瓶子,拖著去賣換取錢。
我們走了很長的一段路,老人家不會說普通話,我也聽不懂方言,到了之後,老人家握著我的手,熱淚盈眶,我不知道如何安慰她,只是輕輕拍了拍她的背。
她從口袋中拿出一個銀鐲子想給我,但我還是沒有接受。後來,她情緒好轉了,我力所能及的給了兩百塊,便離開了,沒有回頭,也不敢回頭看她。
我不知道老人家經歷了什麼,兒女又去哪裡了,可從她的眼神中,經期不順除了對我的溫柔,還有一絲滄桑,一絲哀愁,我不由的想起了空巢老人一詞,但我想老人家卻過得比我們想像的艱辛吧。

月經失調讓人無法舒適放鬆

月經不順

忽一夜的,八月,月經失調桂馥滿園,本是香息不醉人的季節,花事廖少,一點素香,穿過水榭樓台,驚醒一枕秋色江南,雕花窗下,小巷柳岸,庭院圍牆,簇擁點點金黃,香氣撲鼻。  
采幾縷清香沏一壺茶,不覺吟到唐、劉禹錫的一句詩「影近畫梁迎曉日,香隨綠酒入金杯。」香是香了,醉也是醉了,只是綠酒以茶代之。
桂花,亦叫天香,相對桂花之名,我更喜稱其為天香,多了幾分靈氣,仿若一位姿色平平的素衣女子,幽靜而溢滿清淡的韻味,靠近,讓人舒適放鬆。
古往今來,對桂花讚美的詩詞很多,其中我最喜的還是王維筆下的「人閑桂花落,夜靜春山空」。桂花的名字有些接地氣,乍一聽太尋常,安置在王維的詩中,淡雅了幾分,桂花在他筆下就多了份空靈。
桂花,姿不艷,香,恰似多情,在你毫無預兆的情況下,就將你擁個滿懷。
采幾枝帶回家,擱置瓷瓶中,小家碧玉,樸實無華。若將其入至水墨畫中,感覺少了韻致,尋常至極,縱然如此,身上的那縷香卻很傾心與穩妥,若一位值得信賴的朋友,可以讓你毫不猶豫的親近。

桂花不比牡丹的富貴艷麗貴氣,一位雲端,光芒萬丈;一位接著地氣,帶點俗味的塵煙;痛經若都為女子,雖不能相提並論,桂花反而是清淡一點,素素的,乾淨整潔,人前擦肩清風徐徐就很美。  
我喜歡桂花在清冷的月下綻放,好似少女的初戀,把所有的熱情毫無保留釋放,只為給一季秋的深情,儘管香得醉人,甚至香膩,亦無怨無悔。  
桂花又是寂的,相對梅花,沒有對方孤傲清冷的資本,選擇在秋的季節,經期不順將隱藏一季的心事,絢爛揚溢,仿若內心所有的寂寞,只等這一刻完整宣洩,路人傾心與否,不管怎樣,都要任性一回。
拂曉,夜闌,行走於江南小巷深處,遠遠不見尊容,聞香早識卿。走近,沒有嫵媚的風情,唯將香溢傾城,淡濃相宜,如此亦好。

月經不順痛經那怯怯的身影

月經不順痛經

他們說月經不順痛經的世界壹分為二壹半是陽光壹半是陰暗壹半是歡樂壹半是淒涼,有時候真想知道這兩個世界的分界點到底是什麽,有多厚。有人說那個分界點就是那條大幕,拉開了,壹個世界,關上了就是另壹幅天地,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壹名小醜,只是我們在不同的舞臺取悅著不同的觀眾。

路好長,這條不知走了多少遍的柏油馬路,依然那樣陌生,淺淺地燈光下行走著的小醜,又有誰會記得他就是白天帶給我們歡樂的人呢?前方又是那條絢麗的街道,這是小醜最不想穿梭的。似乎與這燈紅酒綠有些格格不入,每每行走都會迎來千萬種異樣的目光,是那來不及擦掉的油彩刺到了妳的雙眸,還是那怯怯的身影呢?

冬天的夜總帶著幾分蕭條,凜冽的北風透過窗戶將屋內吹得冷嗖嗖的,吹得屋內的煤爐壹個勁的燃燒著,為旁邊正在擦去油彩的小醜帶來著微薄的溫暖,這壹層層油彩對於小醜來說就是壹面偽裝,而今天卻有些不舍卸下,明天他將不再是小醜,也不再去偽裝什麽?也許那句話是對的“有些東西當我們不再去觸碰的時候,才覺得它是珍貴的”月經不順痛經